情系蒙古筝——专访娜仁格日乐
人物访谈 05-01 嘉宾:娜仁格日乐

节目列表

喜欢 手机查看

节目介绍

导读:   

  感情是可以转化的,爱是可以后期生发的,娜仁格日乐老师从年轻时鄙夷传统蒙古筝,到今天爱它爱得无法自拔,这爱是与日俱增的。节目结尾,她唱起鄂尔多斯动人的歌谣,饱含深情,婉转悠扬,动人心弦……

 

 

 

 

本期节目内容

 

 

初识蒙古筝

    娜仁格日乐和蒙古筝初次相识,是1960年,她被派往沈阳音乐学院学成归来后。这时,娜仁已成为内蒙古艺术学校(今内蒙古艺术大学艺术学院)的一名古筝老师了!初次看到蒙古艺人扎木苏先生弹唱蒙古筝,娜仁怎么也兴奋不起来。这跟她在沈阳音乐学院随赵玉斋老师学的汉族古筝相比,技法上差远了!音乐也是老掉牙的蒙古民歌、乐曲,没有一点儿时代感,真搞不懂,校长怎么会让她来学这样落后的筝艺!可校长莫尔吉胡却在一旁手舞足蹈,一个劲儿地称赞老艺人们表演得太棒了!

    虽说不情愿,但校长的口气很强硬:别看不起我们传统蒙古艺术,这是我们的宝贝!不但要学,还要好好学,要把扎木苏老师会的所有东西给全盘端过来,先端过来再说!

 

了解蒙古筝

    之后的4年中,娜仁格日乐除了在学校上课,其余时间就都花在了跟扎木苏老师学蒙古筝上。

    娜仁了解到,蒙古筝有自己的蒙语名字,叫“雅托噶”,在内蒙地区流传了很久很久。到底有多久,根据能够搜集到的文献记载,可知至少有千年了。而到底它与汉族筝哪一个更早,还有待考证。不过可以明确的是,近两三百年来,雅托噶一直较集中地流传于内蒙的锡林郭勒盟和鄂尔多斯市两地。因为扎木苏老师本人就是家族中第五代弹筝人,也就是说,雅托噶在他们家已经流传了一百多年了!

    雅托噶有自己独特的定弦,有两排码,这是中国众多筝艺流派中独一无二的。雅托噶还分为12弦和10弦两种,前者用于宫廷或庙堂,后者在民间流传。

    蒙古人善歌,雅托噶向来与歌分不开。演奏雅托噶的蒙古艺人,绝大多数都是优秀的歌手。扎木苏老师也是这样,常常边弹边唱。他是锡林郭勒盟人,擅长唱长调,这个是娜仁从扎木苏老师身上唯一没学会的技术。

 

爱上蒙古筝

    1960年至1964年,娜仁陆续跟扎木苏老师学习了4年时间。不但学习了扎木苏老师演奏、弹唱的所有乐曲、民歌,而且还将它们一一记谱,并给它们做好备注:哪些曲子是从哪个地方来的,它们都有怎样的故事。

    比如有一首曲子《老胡杭》,是扎木苏老师解放前在德王乐队里任乐手时,乐队在演出前演奏,用来校音、定弦的曲子。扎木苏老师教这首曲子时,也是边弹边唱的。

    1964年,娜仁格日乐被学校派遣到中国音乐学院,师从曹正教授进行深造。曹老师十分支持娜仁对蒙古筝的研究,这给了她很大的动力,同时也是压力。与曹老师交谈期间,也使得娜仁对蒙古筝艺的认识一步步加深,最终确立了对其系统研究、全面发展的信念。

 

改革蒙古筝

    娜仁格日乐首先开始了对乐器的改革。1985年,她找到一位技师师傅,在其协助下开始了这项工程。她们找来旧的16弦汉族筝,把它剖开,了解其构造,以此为样本做出了一台16弦的蒙古筝。由此,不但扩大了蒙古筝的音域,同时将面板由白松更换为桐木,还扩大了其音量。这项成果,后来在1990年中国文化部评比的“科技进步奖”中获奖,后又获得了1992年内蒙古文化厅颁发的“科技成果奖”。1997年,娜仁最终把琴弦增加到了19弦,但始终保持了雅托噶独特的定弦规则,保留它独一无二的音乐风味。

    除了乐器改革,在乐曲的创编上,娜仁也花费了很大的工夫。1975年,她改编的《欢乐的挤奶员》以及和莫尔吉胡校长合作改编的《剪羊毛》在内蒙古电台播出,大获成功,当地民众纷纷来信给予好评。这给了娜仁格日乐极大的信心和干劲。在之后的三十多年中,她就没有中断对蒙古风格乐曲的创编工作。她先后改编了一大批传统的雅托噶乐曲、蒙古民歌、经典歌曲,还有协奏曲等等。她不但要让汉族筝弹蒙古音乐,还要蒙古筝弹各种类型的音乐。她相信,蒙古筝可以与汉族筝平起平坐。

 

情系蒙古筝

    自1960年跟扎木苏老师学习蒙古筝以来,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蒙古筝、蒙古音乐和娜仁待在一起的时间每多一天,它们在娜仁的血液里就浸透得更深一层。常常,娜仁自己在弹唱蒙古音乐时,情不自禁地流下泪来。蒙古音乐中既粗犷又深沉的情感,给她带来的是心灵的震颤。

    为了这样美好的音乐能被更多的人、子孙后代都来分享,娜仁要为蒙古筝的传承不懈努力才行。虽然几十年来,她已教授了一批能够熟练演奏蒙古筝的学生,但她认为这还远远不够。不但要有更多的人来学弹蒙古筝,还应该有更多的人来研究蒙古筝。它的历史到底是怎样,经过了怎样的流传过程,它在这个时代的面貌应该如何,怎样在保留传统的同时不断创新,如何将它继续与蒙古音乐融合,怎么让蒙古筝的学习者有更科学的训练方法……这许许多多的问题,都是娜仁同时在思考的。但恐怕,也只有她在思考。所以,她要尽她的力量,在做研究之外,发挥她的余热,再带一批蒙古筝学生,尤其是蒙古族的娃娃学生。因为他们的血液生来和蒙古音乐、蒙古筝融合得更深,他们天生对它有感情。而且他们没有学过汉族古筝,没有先入为主的困惑,学起蒙古筝来反而更容易。所以教他们,更容易出效果。

    可从娃娃抓起,哪有那么容易,娜仁要花上比教青年、成人加倍的耐心与细心。但她不怕,她教的这么多娃娃们当中,哪怕出来一个能够继承蒙古筝事业的人才,也是值得的。这也是娜仁最大的愿望。除此之外,她还有一个愿望已经在实现中了——就是她要编一本全面的、系统的雅托噶教材,包括雅托噶的历史源流、基本情况介绍、练习曲、乐曲等方方面面的内容。如今,她一直在做教材的内容撰写工作,已经进行到一定程度了,或许几年后,我们就能够看到这本雅托噶艺术的集大成之作!

 

 

 

相关音频:

 

 娜仁格日乐古筝演奏专辑——《草原筝韵》

 

 

相关阅读:

 

《论文》——雅托噶守望者 娜仁格日乐

 

《论文》——娜仁格日乐拯救蒙古筝 唱响草原曲

 

《天下筝人》——娜仁格日乐

 

《图片》——蒙古筝的传承与开拓者 娜仁格日乐

评论0条评论

意见反馈 ×

任何产品中的问题,欢迎反馈给我们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