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潮州筝流派传承谱系看潮州筝的源流与发展

日前,高百坚先生的文章中谈到了曹正先生于1985年在《民族民间音乐》发表的《潮州古筝流派的介绍》一文,文中有潮州筝流派传承谱系图表,列出了潮州筝以“洪派臣”和“李嘉听”二大主流筝派为鼻祖的传承谱系。那么,这一谱系是如何产生的呢?
 
曹正先生《潮州古筝流派的介绍》一文中
“潮州筝流派系统”图表
     
1962年,已故古筝泰斗曹正先生南下潮汕采风,在揭阳、澄海、汕头三地与高哲睿、黄长富、蔡远涛、肖韵阁、林毛根等当时的潮州筝名家会乐论道,对潮州筝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曹正先生1962年6月2日在给高哲睿先生的来信中写道:“你们精湛的表演,严肃对待祖宗遗产的态度,都是我应该心悦诚服学习的楷模。”回沈阳之后(其时曹正教授任职于沈阳音乐学院),曹正先生与高哲睿先生,鱼雁往来,研讨筝乐。曹正先生在1986年《筝曲选集》前言中特别提到:“有关潮州筝学术之探讨,则与澄海老中医高哲睿君,多所往来,使余对理论之建树,起到‘嘤鸣求友’互相进步提高之作用”。
      曹正先生1962年6月2日写给高哲睿先生的信
 
潮州筝史探源是曹正先生研究潮州筝的重要课题。潮州筝派虽源远流长,但文献不足,曹正先生于是运用“断代法”,以潮州本地筝派现状和当时筝人为据,把重点放在对潮州筝以“洪(洪派臣)”、“李(李嘉听)”为鼻祖的二大主流筝派上,并得到李派第三代传人高哲睿先生的大力支持。高哲睿先生通过对健在的洪、李两派传人的专访,筛选并列出了“潮筝流派系统表”。值得一提的是,为了使“潮筝流派系统表”更有系统性,列举的传承人更具代表性,高哲睿先生前往当时住在汕头市中山路100号的洪派第三代传人林毛根先生住处拜访。在林毛根先生的大力帮助下,补充并完善了洪派的传承谱系。后来曹正先生的专论《潮州古筝流派的介绍》文章中的“潮州筝流派传承系统”图表,就是在高哲睿先生1975年4月23日信函中的“潮筝流派系统表”的基础上增加了潮州筝派李派第四代传人后发表的。这就是古筝学界广为流传和引用的潮州筝洪、李两派传承谱系图的来源。
    曹正先生《筝曲选集》前言  

近年来,有潮汕本地乐人在研究潮州筝乐的同时也试图整理出各自的传承谱系图。如姚英杰先生主编的《汕头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大观》中,在其“细乐(潮筝)名师主要传承谱系”中把不擅细乐的筝家归列其中;又如辜质发、辜玉斌先生在《府城潮筝传承脉络的梳理与风格分析(PPT)》中将不熟悉潮州筝演奏的琵琶、胡琴高手纳入洪派潮筝(细乐)体系传承图之内。这些传承图表,把本已清晰的潮州筝定位、洪派传人变得笼统、模糊,其学术价值大打折扣,殊引为憾!
曹正先生转抄的高哲睿先生的“潮筝流派系统表”      

2018年 1月7日下午,辜质发先生在当地的潮筝讲座中对曹正先生1985年发表在学术期刊《民族民间音乐》当中的《潮州古筝流派的介绍》一文提出异议,认为文中潮州筝传承谱系图中“遗漏”了洪派的几位二、三代传承人,并列出“府城潮筝(细乐)体系传承图(第1代到第4代)”。这种观点,实在是有着重大的根源性问题。
      
潮州筝虽脱胎于弦诗乐、细乐,但早已自成体系,自成流派,并非隶属弦诗乐、细乐。虽然,老一辈当地乐人当中,琵琶、古筝、胡琴一专多能者不在少数,但很多乐人并非主司古筝且未对潮州筝派传承发展做出实际贡献,这样的的乐人不应算作潮州筝派传人,所谓的“细乐传承谱系”更不可算作“潮州筝派传承谱系”。
      
列入潮州筝传承谱系的原则应满足“有明确真实的师承关系且师徒互认”、“潮筝主流学术圈认可”和“在潮州筝派传承发展上有一定影响力或学术成果”等原则来界定,且第一条为先决条件。这些原则,也正是曹正教授当年选编潮州筝派传承谱系图时秉持的原则。
      
时至今日,曹正教授离开我们已经很多年了,但他对潮州筝派传承发展做出的贡献一直恩泽着潮筝后辈。我们应当继承先人遗志,开拓进取,秉持尊重传统、严谨慎重、公正无私的态度继续传承发展潮州筝派。对待潮州筝派传承谱系问题不能含糊,更不能把那些对潮州筝派传承发展未做出实际贡献的,学术成就未被潮州筝派主流学术圈认可的乐人视为潮州筝派传承人。
      
一孔之见,敬请同仁大雅教正之。

(新闻来源:中国古筝网  文:高百坚/王克寒)

评论0条评论

中国古筝网新闻编辑+关注

TA发表的文章

意见反馈 ×

任何产品中的问题,欢迎反馈给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