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建勇

level

筝程上不断攀登新的高峰

视频栏目(2)

曲谱专栏(1)

曲专栏(1)

文章(8)

查看更多

韩建勇  上传了视频

02-09
2 0
登录 后方可评论

韩建勇  发布了文章

赤“翡”青“翠”,金童玉女上演跨界筝音——古筝跨界融合作品《翡翠》剧场版浙音盛大亮相

(文/韩建勇)12月2日至3日晚,浙江音乐学院大剧院内金碧辉煌,筝星闪耀!一场筝音交织、古今碰撞的视听盛宴——《翡翠》古筝跨界融合作品音乐会(剧场版)连续两晚在这里精彩上演。这是继11月26日晚,浙江音乐学院翡翠筝团在长沙音乐厅上演的湖南民族乐团“金色绽放”系列音乐会同名音乐会版的全新亮相。翡翠筝团的青年古筝演奏家们用流畅娴熟的技艺,和着现代科技的光影向观众们展示了中国古老又极具代表性的乐器——古筝的魅力。翡翠筝团作为浙江省首支专业的古筝团队,自2008年建制迄今为止,已足足走过15个年头。她们从最早的 “茉莉花”一路成长为“通透温婉,坚如磐石”的“翡翠”,从最早的以经典、传统地域风格为主要演绎作品到涉 足首演业内新锐作曲家们的全新之作,从最初的馨雅淡远、默默无闻的小家碧玉到如今花团锦簇、声名远播的筝乐劲旅,“玉不琢,不成器”“不忘初心,砥砺前行”俨然成为筝团所致力的工匠精神和不断拼搏的写照。此次的跨界融合作品剧场版《翡翠》,在2023岁末、2024年即将到来的档口隆重推出,更是让翡翠筝团跃上一个筝乐事业的新台阶。作为翡翠筝团建团15周年钜献,她们再次完成了自身的华丽转身与蜕变。全新的包装与定位翡翠筝团最早要溯源到2008年由青年古筝演奏家盛秧女士成立的杭州师范大学音乐学院的“茉莉花”筝乐团,易名为“翡翠”也是5年之后的事了。2013年,作为筝团的第一个五周年,她们排演了著名青年作曲家王丹红的《翡翠》《动感弹拨》(古筝演奏家周展先生移植改编)在内的多首乐曲,成功晋级中国音乐金钟奖民乐组合比赛总决赛并荣获优秀奖,一时轰动浙江乃至全国。而2013年也成为筝团的转折之年,真正的“翡翠筝团”应运而生。再到2019年,“翡翠筝团”参加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器乐电视大赛并斩获佳绩,筝业更上一层楼。而本次的古筝跨界融合作品剧场演绎更是将翡翠筝团推向了一个新站位、新高度。观众们对于“翡翠”的认识已经不能仅仅局限于传统的角度。作为国内较早成立的筝乐团体,目前在业内已经是一支声名远播的筝团劲旅,而当晚的筝乐剧场再次彰显了她们对于古筝事业寻求创新与突破自我的高度追求。相信,当晚的在场观众对翡翠筝团都有一个全新的、既丰富又立体的认识。“翡,赤羽雀也。出郁林,从羽,非声。雄赤曰翡,雌青曰翠。”伴随着演出铃声的敲响,一对爷孙步入舞台,作为《山海经》上古神话故事的叙述者,拉开了当晚演出的序幕。他们作为每个节目的引线,又是整场演出的文学主线。与传统音乐会的节目主持串场有很大不同。因为他们自身就是演员,他们的故事叙述是剧场的重要一环。整场剧中,“翡翠”一语双关,既指古代的神鸟,又指他们所化身的翡翠玉石。故事叙述的那一对爷孙,从一块翡翠玉石追溯到上古神话再回到现实生活,最后再到精神境界的升华,脉络清晰,层次分明,顺理成章。在这里,所有的节目不再是孤立的。通过爷孙的对话引出下一个节目,通过升降幕的方式不动声色地完成每个筝乐节目的转场,这种“剧”的定位,对于传统表现方式、呈现方式的筝乐艺术而言,具有十足的新鲜感。此次跨界融合作品外宣的海报色调风格婉约淡雅,演员们着装服饰以赤(红)青(绿)两种格调为基准。更令人惊喜的是剧场曲目以一节目一报的形式呈现,这在筝界音乐会包括所有已知剧场版的演绎形式中是首次。避免了演职人员、幕后创作人员以及节目曲单拼贴、拥挤在同一张海报上的那种传统呈现方式。在翡翠玉石中,翡为红色,翠为绿色,而演员们的着装清一色的男红女绿。赤“翡”青“翠”,满满中国传统文化的即视感,花样年华的青年古筝演奏家们担纲演绎新作,金童玉女上演跨界筝音!这一改观众对于传统音乐会带上耳朵即可的认知。在大剧院内,人们除了欣赏精彩的筝乐,还能一补视觉的冲击。可谓真正的视听双重满足。此次的跨界融合作品,不是人们司空见惯的传统音乐会,而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筝乐剧场”。筝乐剧场与传统的音乐会有着很大的不同。既然作为“剧场”,除了“剧”的定位,“演”的成分亦不容忽视。这里的演已经不是单纯意义上的演奏,还包括演员为表现故事情节而进行的肢体动作、场景调度等方面的表演。在《相濡》中,作为主角的赤“翡”、青“翠”的演奏和着民乐队,时而以两架古筝“琴瑟和鸣”,时而以低音筝、钢弦筝进行互答对话,演员们要进行站位的调动。与此同时,男女舞者各着赤、翠华服,随着清扬优美的音调翩然起舞,让人们顿时有了画面感,助推了观众对于音乐及内容的理解。曲目方面,传统的音乐会的节目独立性很强,一般在每个节目结束会有主持人通过解说来串场以保证整场音乐会的联通和整体性。而筝乐剧场中的筝乐表演是按照故事情节进行串联,主奏人员即为整个剧场的主角。所有的筝乐节目都是围绕他们为核心,每个节目也都互为上下因果,互为基垫支撑,不可缺少。此次的筝乐剧场从文学到音乐,从服装造型到灯光舞美,再到音响、视频设计,都无不凝聚着主创人员的良苦用心。而这些全新的包装、筝与不同艺术间跨界融合的定位是本次筝乐剧场出彩并成功的立足点。全新的乐曲与演绎方式此次由翡翠筝团成员们演绎的乐曲是全新创作的七首作品。由浙江音乐学院青年作曲家王云飞为翡翠筝团量身打造。曲目依照文学脚本自《翡》《翠》依次亮相,到《相濡》《琢器》《塑魂》,再到最后的《华光》《千秋》,遵循着故事内线铺排开来。翡翠,是古时神鸟,他们在筝乐世界里比翼双飞;翡翠,是冰洁玉石,它们在科技光影里绽放光华;“翡翠”又是一幅幅筝乐音画,她们用玲珑指尖勾勒出自己的筝乐心声、筝乐的盛世繁华。王云飞作为翡翠筝团的委约作曲家,2019年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的器乐电视大赛上充分展示了他作曲上的才华。筝团通过演奏由他创作的《十里红妆》《激情跨越》《炫动江南》等新创作品过关斩将、层层晋级并获得优异成绩。到本次筝乐剧场的全新创作,筝团与作曲家间始终葆有着一种莫名的默契。当晚表演的形式其实可以通过海报就了解得十有八九了。演出的海报按照演员的出场顺序和一节目一海报的方式呈现,那么在演奏上刚好有独奏、齐奏、重奏等形式。如果说这些演奏形式在传统的音乐会中屡试不爽、不足为奇,那么真正让人为之一新的则是主创人员将文学创作和音乐创作尝试融合,比如将翡翠神鸟这一传说与筝乐剧场巧妙结合,使筝乐通过一定情节、内容传达给在座观众。这与传统的音乐会相比,对于演职人员的整体素养要求更高。演员需要根据内容进行舞蹈肢体语言等相关环节的表达,这也成为塑造筝乐剧场的重要手段。除了演员本身的表演素养,在视觉与舞美环境如灯光、服装及空间构图等也都是筝乐剧场创作中的一部分。作为筝乐剧场,各方面对演员都意味着一个更高的难度。全新的乐曲创作,全新的演绎方式,以及有别于传统音乐会的各种调度等等。就所使用的乐器而言,本次剧场除使用传统的21弦筝外,还用到了钢弦筝,以及低音筝,以展现主创团队对筝乐音色的多元化追求、呈现。在《翡》中,主创运用的是低音筝,并以大鼓、铜鼓等打击乐器做伴奏、陪衬,意在表现赤“翡”阳刚雄壮的一面。在《翠》中,则运用了高亮清越的钢弦筝,乐器的伴奏则是江南丝竹乐的配置,如吹管中的笛、笙,拉弦中的胡琴,拨弹中的阮、箜篌等,钢弦筝清脆的音色以及乐队时隐时现的柔和伴奏,意在表现青“翠”阴柔婉如的一面。乐器的选用在这里具有典型的表征意义。在《相濡》中,两位演员均采取立式演奏,均为一人双筝配置,两位主奏演员一会儿在21弦通用筝上齐奏同一旋律, 一会儿分别演奏各自对应的低音筝、钢弦筝,以求得音色对比。在演奏的技巧上,同样注重多元创新与探求,比如对于拉弓擦弦的运用。此外,还追求技巧上的形象化。比如表现“翡”时,除快速的点弹,用力拍击弦面、摩擦弦面、弓击弦面等音块、音效式音响占据了大量篇幅,而在表现“翠”时,则以大幅的快速琶音和柔美的歌唱性旋律为主,少有音块式音响的运用。演奏的方式上或站或坐,加上造型师服饰、妆容以及灯光舞美的衬托、加持,对观众的视觉都造成了强烈的冲击。如在最后的《华光》《千秋》这两个节目中,灯光的效果被充分显现。《华光》中,垂下的纱幕为主演区造成了曼妙的朦胧感,随着乐曲情绪的高涨,纱幕缓缓拉起,灯光也随之调亮。激越动人的旋律在现代科技光影的渲染下,使舞台能量充分展现、发挥。《千秋》中,从头至尾的干冰效果让人犹如身临仙境,灯光随着音乐情绪进行冷暖色调的转换,直到乐曲最高潮部分调至最亮,演员们犹如置身画中。此次的跨界融合作品,是古筝剧场版的演绎。声与电的结合,筝与光的交融,直逼人的感官,完全是一种与众不同的沉浸式的艺术体验!在全新的筝乐剧场中,演员们以筝为器为具,使大家多角度、全方位了解如神话传说 如玉石等中国传统文化,并体会到不同艺术门类比如书法、舞蹈等完美融合带来的奇妙享受。尤其是剧场主角董鑫泽、楼琳二位青年演奏家的精彩演绎,既古韵犹存又带有时尚气息,他们在轻盈的指尖尽情释放筝乐的巨大能量,让听众沉浸其中。此次筝乐剧场可以说是翡翠筝团对于筝乐演奏事业的一次自我突破,也是整个浙江民乐团队对于乐器剧场化创作与演出的首次尝试。开“筝团”筝乐剧场先河筝乐剧场这种紧紧围绕古筝艺术的新颖形式,目前在国内对于专业的古筝从业者(包括学习者、教育者、演 奏者)应该是不至于太过陌生。而对于普通大众而言,绝对是一个新鲜事物。业内对于筝乐剧场的接触、了解,最早是通过中央音乐学院古筝教授、博导李萌老师。她于2012年明确提出了筝乐剧场的概念并身体力行。作为筝乐剧场这种形式的先导,她一直致力于对这种新颖形式的探索和推广。包括对于筝类乐器的研发、剧场筝乐的创作、筝的演奏方式以及剧场筝乐语言的表达等各方面。2013年在第二届北京青年艺术节上推出了首部剧场古筝《人生几何》,2015年又推出了剧场古筝《世界是我们的》,由此,剧场古筝艺术如星星之火,从业内一点点蔓延开来并逐渐成长为一种新颖的艺术形式,走向大众视野。此次的《翡翠》跨界融合作品是为浙江音乐学院翡翠筝团的量身巨献之作。量身,顾名思义,所有的参演人员都是清一色翡翠筝团团员。以筝团作为创作、演奏呈现的核心,这在目前所知的具有规模化的筝乐剧场艺术中,是少见的。在以往的筝乐剧场艺术中,很少有像当晚的《翡翠》跨界融合剧场这样,具有这么统一的主题、统一的格调,他们往往更倾向于解构,而不是建构。单个的节目与节目即便属于总标题的范畴,也一般具有很强的跳跃性,而显得节目的独立性更强。而《翡翠》紧紧围绕“翡翠”为核心,以“翡翠”作 为整个剧场的主线、脊骨。在《翡翠》中,翡翠是一双神鸟,是一块玉石,又是“翡翠筝团”自身。当晚的《翡翠》剧场,既是创作团队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深挖重塑,亦是翡翠筝团对古筝艺术新形式的鲜活表达。当晚的演员们演奏技艺无可挑剔,尤其是翡翠男团的亮相,更是达到了很好的吸睛作用,赢得在座观众叫好称赞。在整场节目的行进中,从演员的独奏到二重奏,再到三声部,直到最后全员呈现的大齐奏(重奏),从开始的一点一滴,抽丝剥茧,层层晕染,直至泼墨般浓烈。真正让观众体会到沉浸式艺术观感、体验的曼妙。作为最具代表性的古老民族乐器,以筝乐剧场这种全新的具有现代理念的艺术呈现方式,二者并不相悖。笔者认为,主创人员找到了二者结合的一个契合点。传统面貌的古筝与现代的声光电影并不冲突。即便是光怪陆离、变化多彩的现代灯光效果,他们也在努力追求中国风格、东方神韵的呈现和表达。也就是说,在现代前卫的艺术形式中,他们没有摒弃传统的内容型、传统的风格神采。事实也正是如此,幕后创作诸如视觉设计、舞美声光等助推了筝乐内容型的表达。《翡翠》筝乐剧场的推出与成功离不开幕后团队的强力支撑,是她们的头脑风暴打造了一场翡翠筝团专属的筝乐盛事!当晚参演筝乐剧场的翡翠筝团的演员们铆足了劲,以精湛的演奏技艺完成了他们的二度创作,获得了巨大成功,是翡翠筝团发展路上的一个惊叹号!对于翡翠筝团而言,此次剧场并不是终点,而是一个崭新的起点。他们在筝乐剧场艺术中找到了传统乐器古筝在新时代的表达手段、方式。《翡翠》跨界融合作品剧场的创作集中了浙江民乐团队的中坚力量,他们围绕古筝艺术为核心,向外延伸融合多种其他艺术形式,努力探索各门类艺术间的关系。他们在古筝艺术与其他艺术品类融合的探索中迈出了崭新的一步!翡翠筝团从最早的茉莉花筝乐团起家,在筝界伉俪周展、盛秧二位教授的精心培育、扶植下,茁壮成长为业内知名筝乐团体,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一段佳话。从2013年的中国音乐金钟奖到2019年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器乐电视大赛,到翡翠筝团代表作品的全国巡演,再到今天的筝乐剧场,他们不断地在丰满着自己的羽翼,攀登着一个又一个的高峰。是“翡翠”总该要散发它耀眼的光芒!祝贺翡翠筝团跨界融合作品(剧场版)圆满成功!

01-15
0 0
登录 后方可评论

韩建勇  评论了文章

💐💐💐

秦人·秦筝·秦声——陕西省秦筝学会成立40周年纪实

1983年6月28日,新中国古筝教育事业的奠基人、著名的教育家、理论家、演奏家曹正先生向陕西省秦筝学会(前身为西安秦筝学会)题赠“筝道本源”,由此陕西省秦筝学会正式开启了这段历时四十年的上下求索。回眸历史,承前启后;总结过去,继往开来。为庆祝学会成立40周年,依托陕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资金补助项目,陕西省秦筝学会举办了云展播、筝艺名家讲座、秦筝艺术口述史、访谈录等系列活动,并于2023年12月23日晚,在陕西省西安市长安乐·一带一路艺术文化中心成功举办“秦人·秦筝·秦声——陕西省秦筝学会成立40周年庆典音乐会”。一代代薪火相传、一次次风雨兼程、一步步创新超越,学会正以昂扬之姿书写新时代的“秦筝篇章”。秦人:孜孜求索陕西省秦筝学会会长、陕西艺术职业学院音乐学院院长薛莲在音乐会上致开场词,讲述了学会的发展历程。自成立以来,陕西省秦筝学会在高自成先生,周延甲先生,樊艺凤教授的带领下,经过几代筝人的传承与耕耘,在理论建设、作品积淀、人才培养和乐器制作等方面均取得了显著成就,不但使秦筝已归秦,还使秦筝走出了陕西,走向了世界!值此学会成立四十周年之际,学会特为魏军先生、曲云先生颁发陕西省秦筝学会“终身成就奖”,为李世斌、何秀琴、李月娥、柯大生、刘爱琴、李俊芳、吴美璜老师颁发“贡献奖”,为周望、樊艺凤、尹群、常晓东、高武钢、张晓红老师颁发“艺术成就奖”。同时也感谢每一位陕西筝人对秦筝事业的执着、忠诚和无私奉献。今天,学会的重担已经交至以薛莲为代表的新一代陕西筝人手中,他们将继续承担推动秦筝传承与发展的文化使命,秉承孜孜求索的音乐理想,不断提升秦筝陕西流派的国际传播力,共同守护中华民族的文化根脉,构建人类音乐文明共同体。秦筝:薪火相传自秦而来,延续今日,植根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深厚土壤,独具艺术魅力的筝乐伴随中华儿女走过悠长岁月。然后,在两千多年的衍变中,秦筝也由于种种原因在秦地由盛而衰,尤其在20世纪50年代更是濒于绝响。陕西省秦筝学会第二代会长周延甲先生正是有感于此提出了“秦筝归秦”的理念,由此开启“秦筝”的恢复、传承与振兴。在此期间,周延甲先生、魏军先生、曲云先生等一代陕西筝人及、饶余燕先生、周煜国先生等陕西作曲家移植、改编、创作了大量优秀的陕西风格筝曲,为秦筝回归秦地打下了坚定的基础。2015年,在陕西省艺术研究院各级领导的关怀下,“秦筝”非遗工作顺利展开。2017年2月“秦筝”获得了陕西省文化厅颁发的第五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周延甲教授为陕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秦筝”代表性传承人。2023年,陕西省秦筝学会秦筝艺术季活动入选陕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资金补助项目。秦筝学会的发展也离不开深厚的理论研究基础,创办于1983年的《秦筝》,是筝界唯一的专业理论期刊。《秦筝》立足古筝发展的最前沿,反映筝界艺术生态、学术理论研究的现状和发展趋势,为古筝事业的传承和创新做出了积极的贡献,也为陕西筝乐专业化发展再创了一个新高度。秦声:曲曲绕梁2023年12月23日晚的音乐会是对传统的继承、弘扬,也是对现实的总结和展示,更是对秦筝事业未来的美好展望。音乐会上筝届名家云集,共同演绎秦风秦韵,或娓娓倾诉,执手泪眼,或慷慨激昂,挥斥方遒,台上琴音如歌如泣,台下掌声不绝于耳。伴随陕西省秦筝学会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张洁的导聆,“铮铮筝鸣”,声声真切,演奏家们将一腔情思尽赋指尖琴弦。陕西省秦筝学会荣誉会长、西安音乐学院樊艺凤教授以一曲情真意切的《惙》充分展现了陕西筝乐“细腻绵长,热耳酸心”的特质。新加坡琴筝学会会长尹群女士娓娓诉说梦回秦关、月照千秋的无边《乡韵》。薛莲教授则以《秋夜筝》寄托对秦筝领军人物周延甲先生的追忆之情与崇高敬意。陕西省秦筝学会副会长孙卓教授演奏的《香山射鼓》以深沉悠然的旋律与高远空旷的意境重现关中香会咏唱轰鸣的盛况。来自陕西省各高校、艺术院团的优秀青年演奏家曲明明、李瑜、曹瑾、魏月明、崔雯、张璟、宋倩雯、黄金、罗洁、李婉、王渺、徐冰婕则带领陕西秦筝学会长安筝团演奏了《百花引》《秦之声》《忆长安》《倾杯情》《三秦欢歌》等经典秦筝曲目,一次次将音乐会现场推向高潮。成长于长安筝团少年团的西安音乐学院附中学子们薛子涵、王韵傲、陈畅轩、郎箐以《行者》之声向观众们展示了新生代陕西筝人的朝气与活力。四十载栉风沐雨,砥砺春华秋实;四十载不负韶华,谱写时代乐章;四十载逐梦前行,开启崭新征程!正如薛莲会长所说:“四十年的学会发展之路,印证了‘筝乃仁智之器也’”,也如陕西师范大学艺术学院曲云教授赠予学会四十周年的寄语:“七十年筚路蓝缕复兴秦筝,新时代盛世中华更谱华章”。在新时代文化强国建设的征程中,陕西省秦筝学会将继续以追赶潮头的精神风貌,秉持开放包容的心态,坚持守正创新,谱写当代新华章。

筝闻速递 发布

01-12
0 0
登录 后方可评论

韩建勇  评论了文章

👍👍👍

赵玉斋先生心中的三位才女 ——纪念赵玉斋先生100周年诞辰系列活动之十

恰逢赵玉斋先生百年诞辰,为更好地纪念他及其教学生涯的重要贡献,本篇文章围绕赵玉斋的三位优秀女弟子所展开,由高亮教授主导,沈阳音乐学院古筝专业研究生收集资料整理而成。赵玉斋先生是我国著名的古筝演奏家、教育家,他以“不遗余力,贯彻始终”的奋斗精神带动了中国古筝艺术的蓬勃发展,培养了一大批全国知名的演奏家和教育家。值得一提的是,在他众多弟子中有三位杰出的女性演奏者,是赵玉斋先生亲自认证的三位筝业乐坛中的才女、门下之高才生,也是本篇文章重点介绍的筝家,她们分别是叶申龙、何成育和丁伯苓。(一)叶申龙(图为叶申龙)叶申龙是广东新会人,1938年出生于香港。国家一级演奏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沈阳市音协理事、中国民族器乐学会理事、北国筝会副会长。叶申龙曾师从古筝演奏大师曹正、赵玉斋以及潮乐大师苏文贤,博采众长,精益求精,成为国内著名演奏家,多次获得奖励。她的演奏技巧纯熟,音色明亮、华美,对乐曲内涵理解深刻,处理手法严谨,形式完整,意蕴无穷。叶申龙曾先后出访过日本、南斯拉夫、罗马尼亚、巴基斯坦等国。1993年及1994年,她应邀赴港台演出演示,她弹奏的《春天》《四季调》等古筝曲受到热烈好评,风靡海内外。叶申龙的出世就是不寻常的。她被母亲孕育在上海,却因抗战爆发而“跟随”父母去了香港,最终诞生在九龙,因此得了“叶申龙”这个有点儿像男孩儿的名字。似乎她不平凡的出生就预示了她今后人生的不寻常。叶申龙自小喜爱唱歌,在香港参加过三次歌唱比赛,都获得了金奖,人送雅号“三代歌王”。11岁那年,她和兄弟姐妹被父母送回了大陆,在辽宁省大连市读书。初中的一位音乐老师很喜欢她,常教她唱歌。也是这位老师推荐她去报考东北音专。天资聪颖的叶申龙顺利地考取了。1953年考入东北音专附中,1956年升入沈阳音乐学院本科民乐系,叶申龙有幸一下子师从两位筝界泰斗——曹正先生和赵玉斋先生,两位老师使她从理论、演奏各方面全面拓展。再加上她的天资过人,刻苦勤奋,在同学眼中,她是一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好学生。(图为叶申龙)1960年,辽宁歌剧院成立,正在搜罗优秀演员,她自然被剧院领导给相中了,提前一年从沈阳音乐学院(东北音专于1958年更名为“沈阳音乐学院”)毕业。1962年,一次演出中,叶申龙刚奏了个开头,啪,琴弦断了。只见她不动声色,拿其他弦代替了这个音,顺利完成了演奏。她的表现受到观众的一致称赞,也令辽宁歌舞团的同仁眼前一亮,演出后随即要求将其调到歌舞团工作。歌舞团的工作要求很高,既要扎实深厚的手上功夫,也要快速准确的视奏能力,还要随机动听的即兴演奏。但这都难不倒叶申龙,她不但出色完成本职工作,还和团里的作曲家合作创作了好些古筝曲子,如《阿里山歌》《四季调》等,都成为筝界耳熟能详的曲目,并被列入各地考级曲集中。另外,她还锐意创新,用最新研制的踏板转调筝演奏频繁转调的筝曲,其中还有高难度的同名大小调互转。如《春天》就是这样一首杰出的作品。自1958年在校时起,叶申龙先后为北京、上海的唱片公司录制唱片《闹元宵》《渔歌》《浔阳夜月》《阿里山歌》等;1975年以来,叶申龙随团出访罗马尼亚、南斯拉夫、阿尔巴尼亚、巴基斯坦、日本等国,受到国际友人热烈欢迎。1985年出版个人盒带专辑《春天》和CD专辑《庆丰年》。1986年,叶申龙被国家评为首批“国家一级演奏员”;1993年、1994年先后应邀赴香港、台湾举行专场音乐会和古筝讲座。2000年被沈阳市委、市政府授予“沈阳市百位文艺名家”,被市文联选为“十佳音乐家”光荣称号;2003年被辽宁省民族管弦乐学会授予“优秀艺术家”称号;2007年被辽宁省民管学会授予“优秀艺术家终身成就”奖。(二)何成育(图为何成育)女,汉族,生于1942年12月,四川南充人。古筝演奏家,音乐教育家,国家一级演奏员。1957年考入四川音乐学院附中学习两年钢琴后,1959年开始学习古筝,师从古筝演奏家田耕时(曹正先生夫人),成为四川第一个攻读古筝专业的学生。1960年升入四川音乐学院本科民乐系,适逢曹东扶先生由中央音乐学院调到川音任教。1963年9月何成育在曹东扶先生的推荐引荐下作为四川音乐学院重点生派往沈阳音乐学院深造,先后师从于赵玉斋、曹正等教授。1964年毕业后分配至四川省曲艺团工作。1985年担任四川省曲艺团业务副团长;1987年担任团长、书记;1996年调任四川省舞蹈学校校长、党总支书记,四川师范大学舞蹈学院院长。系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舞蹈家协会会员、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中国民族器乐学会副会长、四川省八届九届政协委员、东方古筝研究会理事、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会员等。曾兼任四川省曲艺家协会副主席,四川省舞蹈家协会副主席,四川省音乐家协会理事,四川省第三、四届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常委等职。一直坚持古筝演奏与教学。创作并演奏了古筝独奏、二重奏、三重奏、古筝与管弦乐队等形式的曲目。主要作品有:二胡、古筝二重奏《剑门春意浓》《千里川江》《绣金匾》;古筝独奏曲《春风又绿阿佤山》;古筝与管弦乐队《漓江行》等。先后出访法国、德国、匈牙利、荷兰、比利时、日本、埃及、南非等国家;多次代表四川参加国家重大庆典演出。创作并演奏的古筝协奏曲《漓江行》曾获四川“蓉城之秋”音乐会创作和演奏奖;筝独奏《春风又绿阿佤山》获四川省器乐作品优秀奖。撰写并发表了《从(漓江行)谈古筝艺术的继承与发展》《王建墓石雕筝伎研究》等论文。参加多届全国古筝艺术学术交流会,并被聘为学术委员,被推选为东方古筝研究会理事,担任中国古筝学会常务理事。受聘任文化部举办文化艺术政府奖——文化艺术院校奖器乐比赛2002年、2005年、2008年三届评委。2007年被推选为四川省老教授协会理事、文艺专委会副主任。多次荣获“园丁奖《人民日报》《四川日报》《浙江日报》《天津日报》《人民音乐》等报刊多次专题介绍与评价其演奏技艺。(三)丁伯苓(丁伯苓演出照)筝家丁伯苓的祖籍为“大调曲子”曲艺弹唱的故里——河南南阳邓县(今邓州市)。丁家是当地书香门第之家,父亲毕业于河南大学经济系,并曾赴英国伦敦大学经济科学院深造,母亲精通琴棋书画,11岁考入开封北仓女中,后以优异成绩考入北京女子师范大学。酷爱古典文学、美术的丁伯苓,曾先后学习过古筝、古琴及钢琴,在许多人眼里是一位有才华且家学深厚的筝乐艺术家。(从左至右:曹东扶、丁伯苓、曹正1950年代合影)丁伯苓的筝艺启蒙离不开邓州当地曹东扶与王省吾等先生的教导,1950年代初期丁伯苓考入开封艺术学校正式随曹东扶习筝,1956年中学毕业后考入东北音专(沈阳音乐学院)随曹正和赵玉斋两位老师继续学习,1961年本科毕业后留校任教,1964年调至湖北艺术学院任教。1959年,代表沈阳音乐学院赴中央音乐学院演出,古筝演奏《打雁》《庆丰年》。同年本科三年级的丁伯苓曾在辽宁省音乐舞蹈汇演中,将河南传统筝曲《打雁》根据自己的理解进行了改编,将原曲“猎人在沙滩上发现雁群,击中并收获一只大雁”的情景,改为由“平沙落雁”“伤雁哀鸣”“群雁远飞”“孤雁失群”等四个段落,将第一人称的曲情表达及演奏技法的深化相结合,谷音老师就该曲的改编于1959年12月在《人民音乐》发表了“漫谈古筝曲‘打雁’的改编”一文,是目前知网上能找到最早的一篇筝乐评论文章,不论是汇演的舞台还是文章的评论,都使得丁伯苓在1950年代末就得到了全国筝界前辈及爱乐者的广泛关注。创作代表筝曲有《清江放排》《欢腾的草原》等。1979年以来中国唱片公司邀请丁伯苓在武汉录制多张唱片,曲目有《平沙落雁》《高山流水》《清江放排》《思乡》《渔舟唱晚》《汉宫秋月》等共计14首。本次活动是高亮教授纪念赵玉斋先生100周年诞辰系列活动的又一延续。通过采访、搜集整理,向大家展示赵玉斋先生的三位新中国初期培养的杰出古筝演奏家、才华横溢的女弟子。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赵玉斋先生的人格魅力感染着无数筝人。通过三位优秀的筝坛名家,也从新的视角让我辈筝人清晰赵玉斋先生优秀品质与卓越成就。作为沈音学子感到无比自豪与钦佩,同时要秉持着坚定不移的信念,为古筝事业共创辉煌!(撰稿人:李涵、康梦琦)

筝闻速递 发布

01-02
0 0
登录 后方可评论

韩建勇  评论了视频

💐

《翠》钢弦筝:楼琳 二胡:裴文钰 箜篌:王雪 大阮:金一诺 竹笛:张晶洁 笙:李晓旭 打击乐:邱一鸣

画楼隐隐,翠鸟翩翩,浓墨淡彩,诗韵动人,温婉、曼妙、淡雅、优美,好一幅色调青翠、韵律柔美之仕女画卷。钢弦筝:楼琳 二胡:裴文钰 箜篌:王雪 大阮:金一诺 竹笛:张晶洁 笙:李晓旭 打击乐:邱一鸣

直击现场

12-26
0 0
登录 后方可评论
音乐人已认证

筝程上不断攀登新的高峰

最近上传的照片

全部 >

TA关注的人

TA的粉丝

顶部